妖精的尾巴原创同人小说:圣魔记

时间:17-01-24 10:05 来源:妖精的尾巴中文网 作者: 我要评论 相关内容

第一章(上)  

欧列王国,清晨。  

天空此时雾蒙蒙的,太阳还未从地平线上爬起,四周隐约听见几声狼嚎,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声响。  

突然,远处似是出现了一道亮光,若隐若现,孤单地照亮在苍茫的平原上。火光摇曳,像是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微弱的亮光下,一个少年正步履矫健地走着,手中的火把正是亮光的来源,此时,风呼啸吹过,少年紧紧的攥着衣服,小心的护着手里的火把。平原无边无尽,没有光,他就时刻会有着生命危险。  

不过奇怪的是,那少年走的轻松,一步又一步,像是提前知道路线般,走的坚定而又踏实,应该是对此地非常熟悉的人吧。  

少年借着微弱的光,低着头,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不时的弯下腰低头拨开身旁的泥土,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又粘上了些许泥泞。  

这一走,便就走了几十里地,如此长的距离并没有让少年停下来休息,速度不减而加。  

少年还是不知疲倦地重复着刚才机械的动作:弯腰,拨土,随后抬头又继续向前。汗水默默流淌,不知不觉,已淌便少年的全身,少年潇洒的甩了甩头部,只见晶莹的汗水被摔在地上,留下深色的痕迹  

少年抬起头,望向天空,此时的太阳悄然爬起,天空泛起了些许鱼肚白色,空气中的雾气已经退去的差不多了,少年看了看天色,将手中已然将要熄灭的火把扑灭,随意的丢在一旁的草丛。几只野兔被这动静惊起,四散着逃窜,天亮了,生机又降临到了这片祥和的平原。  

然而,这样连别人都不禁欣赏的景色确是没有让少年心情太过舒畅。他望了这里很久,但眉毛却愈发皱起,原本平静的眼眸中也泛起了一丝无力。  

少年深舒一口气,停顿了几秒,又将气缓缓呼出,伴着的还有一声轻微的叹气:“连续几天都没有找到灵药,距离魔兽召唤日还有一些时日,万一再这样下去,今年可就没机会了,我也……还要再被别人欺负一年。”  

少年沉默着,转过身,还是向着来时的方向行去,灵草,这片大陆上最常见,也是对平民来说最有用的草。说常见,它们只是会生长在山坡上草木旺盛的树林,只不过,那里全都被村子里有权有势的大家子弟占据,平民们则是在山脚下拾取灵草,不过这种灵草的品质要比林子里的那些低得多,只是属于低阶灵草,而像他这种被村子誉为是贱民的人,只可以在这无边无际的平原上采取,地方是大了,可是……一天内只能釆到一两株,像他这种运气特别背的人,还真是世间少有。  

第一章(中)  

少年望着这似是永远走不出去的平原,他的视线被茫茫野草所占据,他现在真的好迷茫,他原本不应该,不应该过这种生活的啊。想着想着,少年的拳头攥起,一股深藏多年的压抑与愤恨在此刻发泄而出  

“我原本,不会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一个孤儿,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我,我原本是有希望成为骑士的啊!成为骑士,就不会被践踏,可我……连这个当骑士的机会都没有!苍天待我不公啊!”  

少年怒吼着,朝天咆哮着,似是要把十几年所有的情绪在此时发泄一空。  

就这样持续了五分钟,少年才缓缓的从愤怒中走出,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情绪,只是眼眸中还深藏了深深的不甘。  

骑士,是这片大陆的至强职业,也是大陆上修炼者身份的通称。大陆上的所有人,不论是达官贵族,传承悠久的道统,还是平民百姓,进士书生,都向往着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成为骑士很简单,也很不简单,因为成为骑士的第一步就是召唤魔兽!而魔兽……没有优良血统和一定几率,是无法召唤得到的,所以千万百姓就被这第一关绊倒,硬生生止住了脚步。本来他应该也可以激活血脉,成为骑士的,可是,天无完人……  

十五年前的一天,他被附近的村子里的村长捡到。村长看他的襁褓华丽,便把他带回了村子。  

至此以后,他就被村里人“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想到这里,少年不禁冷哼一声,无微不至?那只是村子里自认为的罢了。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他只是被村里人当做是一个工具,一个血统强大的工具,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同他有过太近的接触,就算是自己出门打水喝,也会引来所有村子里的人异样而又陌生的目光。  

村子只是一个住所罢了,少年幼时小小的心灵里从没有过爱,有的只是无尽的孤独和寂寞……  

回来的路上,少年一直沉寂着,一路无话。  

此时已是晌午,太阳光芒大盛,耀眼的阳光不偏不倚,撒向着衣衫褴褛的少年,少年的容貌此时才清楚的显现出来。  

少年容貌清秀,身材高挑又显得有些干瘦。白湛的皮肤上似是用黑笔勾勒处两道细而修长的眉毛,眼眸闪烁光彩,很难想象这个每天早出晚归泡在野外的少年会有着这么白嫩的皮肤。更令人奇特的是,少年居然有着一头橙色的短发,干净利落却不显繁杂。  

不知过了多久,待少年又开始新的一轮奔跑时,远处,已依稀能见到一个村庄的轮廓,随着少年愈发跑进,那轮廓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少年的眉头也随之缓缓皱起。  

“唉……又要回来了”  

第一章(下)  

很快,少年便是一路小跑来到村外。  

让人惊奇的是,少年眼前的建筑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村庄,反到有点像是一个防守严密的小型要塞,村子完全被一堵高大的黑色城墙拦着,墙体看不出是用什么东西搭建而成,隐约着散发出一种神秘感。村口,则是一个小型城门,上面修筑着一排城楼,只是那里似乎好像没有人影站岗。让人禁不住产生联想,万一周围再挖一条河的话,那就真的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小型城池了。  

少年缓缓走到城门下,他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着头上的城楼。  

良久,两个人头探出,先是朝四周望了望,然后便把目光移向城门下站立不动的少年,当看到来者后,两人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目光变得轻蔑起来,朝着少年大声喊着:  

“呦,这不是我们的贱人同志鸣昊天嘛,好久不见,灵药釆到了没有?”  

“唉,我看你手上没拿着灵药,该不会是又没釆到吧,这已经是连续第六天了啊,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灵药应该一抓就是一大把的吧!哈哈哈哈~”  

其中一人编不下去,捧着肚子笑了起来,险些从城墙上滚了下去。另一人则是在嘲笑完后随手拨了一下身旁的拉杆,村口前的大门随之缓缓打开。  

被称作鸣昊天的少年并没有理会两人无情的嘲笑,在大门打开后径直朝城门内走去,直接把大门上的两人无视。  

刚走进村庄,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村口,几个小孩互相追逐,其中一个不小心被什么拌了一脚,坐在地上大声哭泣着,旁边的几个立马过来安慰;妇人们在村口的水井中打水,三三两两说着闲话;远处的田地里,男人们挥着汗,照料着自己的田地。这也是村庄普通人的生活,至于骑士……他们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村庄中心的区域,围绕着村长的房子生活。  

不过,这种美好的画面在下一刻立马被破坏了,不是因为什么恶霸进村,强盗抢劫,而是一个很简单的理由(虽然那只是村民们自己认为的)——鸣昊天回来了。那个做在地上的小孩立马停止了哭泣,与其他的孩子四散着逃开,妇人们一脸嫌弃的望着眼前的少年,一阵切切思语。  

“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怎么遇上了这个贱人。”  

“晦气晦气,哎呦,真的是,那个贱人怎么还在我们村赖着不走,前两天没见着还以为他走了呢。”  

鸣昊天毕竟还小,只是只有十五岁而已,当四周的谩骂声渐渐增大,当被这无数双厌恶的眼神注视时,他的牙齿不由他的控制,用力的闭紧着,手更是颤抖着紧握双拳。双脚迈开步伐,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去,已眼不见为净!  

第二章(上)  

待得鸣昊天跑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时,他才停止了奔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没办法,刚才跑的实在是有点快了,让的他体力不支起来。  

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幕,鸣昊天眼眸暗淡。  

“这种感觉,终究是习惯不了的。”  

那些村民不会,更是不想知道他们这么做,伤害了一个少年的心灵。  

鸣昊天深叹了一口气,苦涩的笑了,每天那些人都是这样对待他的——至少是现在是这样。  

以前,他记得,村民们对他的态度非说亲切,但也不会是像现在那样随意谩骂。回想起来,态度的转变,应该是一年前的事了……  

一年前,他十四岁,刚好是能够参加魔兽召唤的年龄。伴着村长和村民们贪婪而又兴奋的目光,他一步步走上了血祭台。  

血祭,顾名思义,就是用自身血液召唤魔兽,这是魔兽召唤的唯一途径。而血祭台上特有的阵法,可以帮助召唤人更方便的沟通魔兽,是魔兽成为自己的伙伴。  

鸣昊天站在高耸的血祭台中央,手持短刃,在自己的手掌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顺着被染红的手掌滑落,一滴……又一滴……鲜血似是有魔力一般,全部都不偏不倚,正好滴在阵法的中央,而阵法此时泛出诡异的红光,似乎渴望着把鸣昊天的血液全部吞噬。  

站在底下的村长此时正目光火热,眼神紧紧的注视着鸣昊天的一举一动,当看到阵法的红光散发时,他得意的大笑起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这随意一捡,竟能捡出个宝贝。”  

鸣昊天望着鲜血滴落,手掌发出阵阵钻心的痛。不过,此时的他却笑了。  

“成为骑士,我就不会被当成一个工具,也能融入这个村子了!”  

他的梦想,是多么的单纯,只是渴求着人应有的尊严,可是……事与愿违。  

血继续滴落,鸣昊天已经觉得头脑发出阵阵眩晕,想将他击垮。鸣昊天的内心在怒吼。  

“不行!就差这一步!一步!一定要坚持下去!”  

祭坛发出的红光愈发强盛,宛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将滴落的血液吸收而尽,速度不但没有减缓,反而比之前更加快了几分。  

村长看到这一幕,神情变得癫狂起来。  

“哈哈哈!出了一个好苗子,有了他,我就可以把附近的几个村庄全都灭掉,成为这片地区的统治者了!”  

阵法的速度越来越快,到后来简直就是想要扑上前去,把鸣昊天的血液一滴不剩的吸收干净。  

鸣昊天的面色苍白如纸,身体剧烈的颤抖,万一现在吹来一阵微风,都可以把此时的他吹的倒下,事到如今,身体的血液一所剩无几,他靠着身体仅存的意念勉强站在台上。  

鸣昊天觉得好困,他好想睡觉,好像永远的闭上眼睛休息,做一个美丽而又威风的骑士梦……  

在诡异的红光阵法下,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倒下,阵法的红光也在刹那间消失一空。  

第二章  

鸣昊天有些不堪回首的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下来才是重点吧。  

其中,有一些事情是他在听别人的谈话偶然得知的,还有一些是他的亲身经历。  

时光又一次回到一年前的血祭,当鸣昊天倒下的那一刻,有两人同时从心底里发出不甘的咆哮,一个是鸣昊天自己,还有一个……是村子里的村长,也是他的“养父”。  

“不!不可以!你给我起来!继续血祭啊!”  

村长咆哮着,冲上祭坛一把抓住鸣昊天,不顾他苍白的脸色,对着鸣昊天就是奋力一踢。  

本就虚弱的鸣昊天此时如受雷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可是他的全身血液无多,无力还手,只能如一只待宰的羔羊,任村长宰割。  

要知道,村长可是村子里最厉害的骑士,被他的一脚踢到,普通人肯定就趴在地上晕了过去。可是鸣昊天没有,他强忍着痛,硬是睁开了双眸,气愤而又倔强的盯着村长。  

“你小子,挺倔的是不,敢回了你爷爷的前程,当初是谁捡了你,给你一条命的?给你吃饭就不错了,可你!你是怎么报答我的?”  

村长说着,本就布满皱纹的脸此刻拧在一起,带着无边的霸道与傲气的话语在鸣昊天耳边回荡。  

又是一拳砸出,刚好砸在鸣昊天的小腹。鸣昊天一大口鲜血吐出,全身不住地发抖抽绪,已然快要坚持不住。  

“哼,惹你爷爷我,就是这个下场。”  

村长的气还没完全发泄,本来还想再多打几拳,但看鸣昊天不省人事,便又放弃了这个念头,摆了摆手,立刻有两个大汉上前,将浑身是血的鸣昊天抬走。  

就这样,鸣昊天独自在家中静养了三个月,村子里的医生只是给他敷上药,留下药方就立刻离去,等鸣昊天醒来,已过去了一个月,后面的两个月,本应在床上休息的他因为要去采药所以才硬拖着还不能下床的身子,爬到陡峭的山崖上采药。有的时候不小心滑倒,还要咬牙爬起,继续向前走……  

三个月过后,鸣昊天的身子好了不少,已经可以正常的下床走路,甚至经过那三个月的锻炼,他的体格和恢复能力都比以前强了几分,现在他可以去附近的林子里捉野兔,去河里打鱼,也算是补充一下这三个月以来的野味吧(啥都别说,照顾肚子最重要)。在自己的茅草屋边,捡几根干木柴,用打火石升起袅袅炊烟,也许是因为经常做饭的缘故,鸣昊天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的处理好了食材,用着木棍插着,刷上自己调配的“独家”酱料,放在刚刚搭建好的简易烤架上,最后,每次都是他流着口水,狼吞虎咽的一股脑儿把散发着浓浓鲜味的食材吞进肚子里,顺便用木棍剔剔牙(其实是想吃掉上面的残留的肉罢了),这个人散发出的吃货属性,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  

第三章(上)  

鸣昊天这个吃货,待在原地两个小时,只有五分钟是在想着正事,之后便沉浸在他美味的烧烤里一发不可收拾。  

“下次一定要再来烤一次枯草兔肉,这种兔子的肉质可是最鲜美的,而且嫩而不腻。嗯……烤这种兔子一定要多放一点辣椒,那样估计会更好……”鸣昊天呆呆的横在小巷中央,嘴里的喃喃细语暴露了他此时在想的东西。还好这小巷偏僻,就算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呆上一天,也不会有人打扰的。  

不过这次却有些不同,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传来,飘入了鸣昊天的耳朵里,后者一阵警觉,立马从烧烤幻想中走出,痴迷的双瞳中再一次平静。  

不远处走来一人,此人鸣昊天认得,正是村长的二儿子——李麻。  

村长共有五个儿子,五个儿子里,有四个已经成为了骑士,唯独这李麻,由于天生缺陷所以与骑士无缘。不过,他却是这五个儿子中最得志的一个,因为他最喜欢拍村长的马屁,而村长也是喜欢有人拍他的马屁,尤其是自己的儿子,还有其他别的一些原因,总之,综上所述,鸣昊天知道,这李麻可不好惹。  

此时的李麻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今天上午,他又以患病为借口想逃避父亲为他指定的锻炼,结果可想而知,这个可笑的借口立马被父亲识破并在父亲的火冒三丈下被痛打了一顿。下午,他在父亲离开后立马出来散心,来缓解一下内心的气愤。  

“唉,真的是。那个老匹夫,不就是个锻炼吗,不做有什么大不了的。”李麻边走边是朝天翻了个大白眼。他的借口明明应该很出色才对啊!怎么会被父亲一眼识破呢。  

“唉,要不是那个老东西比我厉害不少,我早就该把他解决了,还能轮得到他来打我?我堂堂李麻怎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李麻越走越是不甘心,眼眸中露出一丝杀意,丝毫没有注意到小巷前方正在注视着他的鸣昊天,待得前者愈发走进,他才猛的发现了就在自己身前,只距离一丈多远的少年,眼瞳猛的一缩,随即身形一退,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我……我刚刚怎么没看见你?”  

鸣昊天望着前方像看着鬼一般注视着自己的李麻,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就一直站在你前面啊。你没发现罢了。”  

李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看了看鸣昊天,不知为何露出崩溃的神色。  

“啊啊啊啊——我……我刚刚竟然在跟贱人讲话!我的一世英明啊!在这一刻被毁了啊啊啊啊——”  

鸣昊天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李麻,因为儿时曾在一起训练过,他早已习惯了此人的性格。按照鸣昊天以前的了解,过不了几分钟,他就会自己恢复过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大约五分钟过后,李麻停止了尖叫,用着羞辱与厌恶的眼光看着鸣昊天,还不忘身形向后快速退了两步,使两人距离拉大。  

“贱人,你毁了我堂堂李二少爷的威名,今日我要你好看,你,过来!”  

按照村里的规定,村民必须服从村长一脉,更何况是贱人!  

鸣昊天冷眼望着李麻,他没有动。  

“你!过来!没听到我说的话么,贱!人!”  

李麻故意把贱人两字读的很响,生怕鸣昊天没有听见。但他没有发现,鸣昊天眼中一闪过冷冽与杀机……  

第三章(下)  

不知过了多久,鸣昊天才从剧烈的疼痛中恢复过来,待得他睁开双眼,他发现,眼前乃是一片虚无。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虚无灰暗的颜色让人内心充斥着恐惧。  

鸣昊天浑浑噩噩的爬起,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的意识变得清醒起来,踉跄了几下,随后缓缓站起,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这里是……哪里啊?”  

突然,四周的虚空一阵激荡……  

“啊?一个还没有成为骑士的小屁孩?是她的子嗣?不会吧!”一阵无比惊讶的女声从鸣昊天身后响起,吓的他一哆嗦。  

“你……你是什么人?”鸣昊天说完,渐渐向后转身。当他看清身后的人时,脸不禁一红。  

一抹绯色在他眼前绽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正站在鸣昊天眼前,上下打量着他,眼眸中充斥着深深的不可思议。  

“你是……她的儿子?”少女率先开口  

“我?”少年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指的‘她’是谁。”  

“那怎么会,我感觉到你和她的血脉是相同的啊。”少女歪着头,看了看鸣昊天,又沉思了一会儿。  

“真的是,想不到那么厉害的人的儿子居然是个废柴,而且是个孤儿?”少女似是看懂了一切,无可奈何得坐了下来,“那就现在杀了你好了,我就算死,也不想保护一个废柴。”  

“你……”鸣昊天不知对少女的急性子该怎么评价,几次想打断却又止住,望着眼前的少女,他沉默了一会儿,眼眸中没有了情感波动,变回了以前的对何事都漠不关己的性格。  

“你确定你能伤到我?”  

鸣昊天没有用“杀”这个字,而是用了“伤”,平静的声音让人觉得少年充满了自信。  

“哦?”少女似乎重新对他有了兴趣,回问道:  

“难道你觉得我实力不够无法伤你?”  

“你被封印了。”鸣昊天的嘴里吐出五个字,让的少女对他的兴趣又是浓郁了几分,“没想到眼睛还挺尖的吗。”  

“自从我们互相对望,你一直都没有上前,而且,当你有了杀我的这个想法时,你的第一反应是坐在地上,而不是冲上去杀了我。还有……你的手腕上似乎拴着手链。”  

“不错啊,没想到这么小思维就这么缜密,让你姐姐我对你产生了兴趣嘛。嗯,我的确是被封印了,而且好像是被你母亲封印了。”少女露出一丝笑容,让鸣昊天更加仔细的凝视着她的脸,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得少女,微微一笑倾国倾城,鸣昊天的平静的眼眸又是一阵波动,脸又是一红,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有些期待的看向少女:  

“听说你见过我母亲,她现在在哪里!”  

第四章(上)  

望着少年迫切的心情,少女的眼眸渐渐黯淡下来,缓缓摇了摇头。  

“我的记忆,似乎被谁抹去了。我只知道封印我的是‘她’,而我则是被要求保护她的儿子。”  

鸣昊天沉默,又问:“你叫什么名字,这里又是哪里?”  

“名字嘛……我只知道我姓艾,至于这里,你也太没文化了吧,这里是你的内心啊”少女像望着一个白痴般看着鸣昊天。鸣昊天恍然大悟。  

“那我要怎么出去呢……艾。”  

少年迟疑良久,有些尴尬的叫出少女的名字。  

少女似乎很久没有被这么叫过了,脸先是一红,随后有种冲动去掐对面的少年。  

“喂,问别人名字前应该先自己介绍吧,还有还有,你怎么又问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啊。”  

“啊”少年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刚刚好不容易“装”出的高冷在少女的言辞下已然消失殆尽,又变回了有些中二的形象。  

“我叫鸣昊天,啊啊,就是这样,嗯,就是这样。”  

鸣昊天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这么紧张,支支吾吾的答道。  

“唔……算了,反正我以后还要待在这里,就告诉你好了。”  

“这个虚无,是你的内心,这个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了。一个人内心的颜色可以不同,虚无的颜色应证了你内心深处的感情,你的是灰色偏暗……那就是你的内心缺乏关爱啦。至于出去的办法,你只要想出去,自然可以出去,这个我也不会形容,不过只要你自己试一试就知道了。”  

看到少女滔滔不绝的讲着关于内心的种种,鸣昊天愈发的感觉自己的渺小,忍不住继续问着:“艾,你是骑士吗?”  

“那是当然,其实你本来问我这个问题我都可以当做是你在蔑视我,不过既然你是个乡巴佬,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回答你吧,对了,以后要叫我姐,懂了吗,艾啊艾啊的叫着多不好听。”少女又回答了一大堆,当她说到“乡巴佬”时,鸣昊天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在他的内心说他的“坏话”,也真的是没谁了,不过既然她回答了他,他也不会去计较这些。  

“等一下!”鸣昊天冷不丁喊到,“你刚刚说……你要一直呆在这里?”  

“当然,我被你妈封印在宝石里,你解开宝石的封印,我的封印被转移,就到了你的体内啦。”艾随便的应付了几句,却得到了鸣昊天崩溃的回应。  

“什……什么?莫非你一个女的住在我的体内?你知道这样做会对我产生多大的影响啊”  

“哼,要不是有这个封印,你以为我没事找事住在一个男的体内干嘛!还不是因为你有这么个变态的妈妈。依我看,你们村的村长,别说是一个,就是来十个,我一拳迎上去他们肯定完蛋。”艾的脸被少年气的涨红起来,索性把头扭到一边。  

“真的假的?”不出少女所料,鸣昊天立马来了兴致,凑上前来,“你真有这么强?”  

“切,我都告诉你了,自己考虑去。”艾说道。  

“嗯……”鸣昊天又是考虑良久,随后做出一种舍己为人的表情,“好,我决定了!为了不让姐姐流离失所,为了让自己更强,我就收下你了,姐!”  

结果可想而知,换来的是一顿暴打……  

第四章(中)  

“呜呜呜……”鸣昊天抱着头部,有些委屈的看向少女。  

“好了好了,原谅你吧。”艾有些好笑的看着少年,然后又说道,“哦对了,你家门外似乎围着很多人,像是来讨债的,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啊。”  

“什么!”鸣昊天立马手足无措起来,那帮人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李麻带来的帮手,村长可是他们村里出了名的护短,那些帮手估计也是村中强者,万一他现在不回去,他的肉身肯定会被暴怒的李麻一行千刀万剐。  

“我刚刚都教你怎么出去了,别问我。”艾看到他可怜巴巴望着她的眼神,就知道鸣昊天下一步要做什么,立马推辞。  

“那好!我自己来!”鸣昊天愤愤的看了艾一眼,随后自己坐定,心里与肉身沟通……  

——  

村子小屋内

动画片 妖精的尾巴
点击复制本文地址
添加收藏